关于疫情崔天凯与美国记者做了一场尖锐访谈

2月13日,崔天凯大使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早间新闻”(Morning Edition)节目主持人英斯基普(Steve Inskeep)采访,就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关系等回答了提问。采访部分内容于当地时间2月14日上午播出,全部采访内容刊登于NPR网站。

英斯基普:我们今天采访目的是讨论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我们的编辑密切跟踪涉华情况,认为这次疫情是中国近年来面临的最严重危机,因为它既是卫生危机,也是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您认为,相比中国近年来面临的其他危机,此次危机到底有多严重?

崔大使:(新冠肺炎疫情)是对中国的巨大挑战,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整个国际社会也是一个巨大挑战。随着社会发展和经济增长,应如何解决公共卫生需求、应对像这样的传染性疾病,这是对整个国际社会和所有政府的挑战。有人说挑战是前所未有的,我们的应对措施也是前所未有的。这是事实。我们正尽全力防控疫情,治疗患者,并努力降低疫情对经济和社会活动的影响。我们仍在全力以赴。

崔大使:中国处在(疫情的)最前沿。事实上,在此次疫情爆发前,我们就已确定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这符合中国改革进程的总体目标。此次疫情爆发印证了我们确定这一目标的正确性,我们要尽全力实现。但这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期间总会出现新的挑战,我们也总要取得新的进步,而不是驻足不前。我相信我们将从此次疫情防控中学到更多并做得更好。

英斯基普:您刚才说确定了正确的目标。那么问题是你们做错了什么需要纠正。我知道处于此次疫情爆发中心的湖北省两名高级别官员已被解职。什么地方出了错?

崔大使:首先,这是一种全新的病毒,一开始人们对它知之甚少,因此需要一个加深对其了解的过程。从识别病毒到掌握其性质及传播途径,都需要时间。对任何人来说,了解这一切都需要过程。

英斯基普:我知道卫生系统官员会说,中国的应对其实并不那么慢,但两名官员被解职说明出了问题。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崔大使: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包括人事调整等,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就是响应人民的呼声,满足人民的需要。这是我们当前所做一切的唯一目标。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自然要给予能者更多责任,也是重任。

英斯基普:是不是还有部分原因在于疫情造成严重经济损失和民众不安情绪,中国政府需(通过此举)展现其正对公众的不快情绪作出反应?

崔大使:面对疫情一些人会感到恐慌,这再自然不过。所以我们坚持公开、透明等基本原则。我们相信公开、透明将使人们更有信心,更好了解疫情包括风险何在及如何防控。我们每天都提供相关数据,就是为了告诉人民我们正竭尽全力抗击疫情,让他们放心。这么做当然也有助于我们消除假消息、破除谣言及摒弃伪科学。

崔大使:我说过,我们正全力满足人民的需要。谁有能力做得更好,就让谁来做。

英斯基普:因为您提到公开、透明。我想问关于李文亮医生的问题,他去年底率先就新冠病毒敲响警钟,但却被拘留及训诫。此事在他死后更受关注。他为何被拘留?

崔大使:首先,他没有被拘留。有人找他谈话了,但他没有被拘留。否则他不可能还在医院工作。

崔大使:他是一名医生,一名好医生,他的逝世让我们所有人感到悲伤。他尽心尽职、非常专业。他从工作接触到的具体案例中识别到有危险临近,从职业本能出发产生了警觉。但一开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和认可他,因为这是一种全新的病毒,大家对其缺乏认知。

英斯基普:您是说是他被要求撤回有关言论的原因,因为人们对他披露的内容缺乏理解?

崔大使:作为一名医生,他可以从具体案例中有所发现。但作为政府,如要发布警示或发表公告,则需基于更多证据和科学分析,而这么做需要时间。当然,我们现在是基于“后见之明”,认识到李医生说对了。他之后仍留在医院继续工作,后来因公殉职,这令人悲痛。但还有成千上万优秀医务工作者正奋战在一线冒着生命危险救治病患,他只是他们中的一员。

崔大使:李医生去世后武汉市政府发表了声明,对其家人表示哀悼,全国各地的人们都在向他的家人表达哀悼和支持。

英斯基普:从微博等社交媒体上的网民评论看,大家认为李医生去世印证了中国的制度缺乏公开透明。中国是存在不公开不透明的问题吗?

崔大使:李医生事实上是中国体制的一部分。他并非孤身一人,正如我刚才说的,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的医务人员、社区工作者都奋战在一线,李医生是他们中的一员。他是个好医生,同时也是体制内的一分子。也许有些人并不了解,他是一名中国党员。

英斯基普:但这是否说明了他效力的政府并没有对他的警示持应有的开放态度吗?

崔大使:我们是信奉公开透明的,但公开透明并不意味着人们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随心所欲发表言论。政府做出反应时必须要持负责任的态度。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发表什么样的公告,像就此次事件发布警示等,都要基于充分的证据和科学依据。

英斯基普:当前在中国内部有很多不寻常的批评声音,李医生去世几天后,针对湖北省政府官员承认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不知道新冠病毒感染者到底有多少,有一条社交媒体评论表示,一个多月过去,总算有句实话了。这是不是说明了政府在一定程度上失信于民?

崔大使:我不会就社交媒体上的所有言论做出解释,也不应这么做。人们有发表自己看法的自由,我不能对他们的看法负责。

崔大使:说到政府,中国有不同层级的政府,这跟美国是一样的,我们有中央政府、省政府、市政府、乡政府,所以谈到政府不能